? ? ? ?2018年已经结束了,若干年后回顾2018年,各行各业甚至整个社会走向都会以此为重要的拐点,政、商、知、益各界大佬都在频繁发表对未来的看法,应该是自抗战救国以来,公众再一次如此深切地关注这个社会。可以肯定的是,2018年拉开深度社会创新的大幕,就像1978年拉开改革开放经济创新的元年一样。

? ? ? ? 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现代化从蓝图走到了细化施工图的阶段,站在治国理政的高度上建构新的社会秩序,改良社会土壤,激活社会创新活力,或许不久的将来很长一段时间会出现以“经济建设为中心”到以“社会治理为中心”的转型,通过社会治理的有效和高密度释放更大的社会动能与红利,推动经济深度挖潜和社会的自我平衡。小平同志四十年前讲科技是第一生产力,或许不久的未来,社会治理和创新也将会作为另一个第一生产力被重视。

? ? ? ? 经济的发展离不开不断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保驾护航,才有了如今享誉全球的中国创新企业品牌的身影。社会的发展同样更加开放的社会体制保驾护航,一批具有创新力,代表未来的社会创新品牌才会出现,才会释放出更大的社会活力。

? ? ? ? 很欣慰一些地方政府已经做出了不错的体制创新探索,成都率先推出了社会企业的合法认证以及政策配套,为社会创新架上自主造血的翅膀,让一大批致力于社会改良创新,解决社会问题的个人与组织可以可持续发展,保有平和务实的心态。小平同志讲,“贫穷不是社会主义。”同样,仇恨更不应该是社会主义,通过社会治理与创新,缓解甚至根治仇富、仇官甚至仇恨社会的极端情绪。

? ? ? ? 经济创新是以“市场+科技”作为搭档拉开大幕的,市场是躯干、科技是翅膀,以市场获利作为纽带组建起营利组织,并通过科技放大盈利能力。社会创新是以“文化+科技”为搭档拉开大幕的,以文化认同作为纽带组建超利益组织,并通过科技放大文化认同与组织教化的社会价值。所以文化与科技应该是社会创新的两大支柱,2018年布局了以爱乡宝为主的乡亲情感互助科技平台,不断挖掘除地缘、血缘外的宗教、爱国、尊师等文化纽带,在线上线下共同构建起文化与情感的心灵共同体,信念共同体。

?? ? ? ? 面对客观的社会,我们必须诚实地承认,社会是有阶层的,是有尊卑贫富之别的,是有幸运和不幸的差别的。有人生来不幸罹患先天性疾病,或不幸残疾,他的人生注定会笼罩在悲苦的氛围之中。但社会之所以成其为社会,在于他能够为这些悲苦与不幸,提供自发的温暖和帮助,让不幸的人和事得到温暖,让他们无法逃避的痛苦人生里感受生活的价值。人人都过上幸福的生活是浪漫主义的理想国,人人都在温暖的社会里过完此生是现实主义的乌托邦。苏格拉底说,不经过思考的人生不值得过,我想,没有温暖的社会也是不值得过的。

? ? ? ? 中国传统文化里讲,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但实现这个目标的路径还有这么八个字“诚心正意、格物致知”,我更看重这八个字的价值。在一个社会快速转型,社会相对混乱的时代,纷繁的外部世界让我们无所适从,叩问内心,训练诚心,应该答案就在不远处,这与知识、才华、贫富、尊卑应该没有多大关系。孔子的孙子子思“诚外无物”应该是这一真谛最精彩的表达。以此共勉,预祝2019这个社会转型的开局之年,不断挖掘诚的自己。

?

?汤敏,2019.1.14